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品悠阁——云门小子的心灵小屋!

一杯清茶,一首轻歌,一本好书,一种生活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】农村父亲的心愿:用捡垃圾的钱让儿子当城里人!  

2008-07-29 19:31:23|  分类: 班主任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 初识老汪就在第一学期家长会上。一眼我就把他与众家长分别开了,他是那样的丑,乌黑的脸,记录着风霜雪雨;已倾斜了的身子,记载着超负荷的劳动。衣服破旧,脏兮兮的,与那些握大哥大的家长形成强烈反差。

他孤独。一种离开田野的孤独,一种离开牲口与乡邻的孤独。

老汪第一个发言。他一点都不怕其他学生家长,他敢讲,讲了半个小时,我只记着一句,汪大风是他儿子,多打大风! 

1

我开始注意汪大风。是他?高高胖胖的富态相,穿戴也算周整,让我猜八百遍也猜不出他就是老汪的儿子。我出于好奇找大风谈话。我问他情况,他劈脸给我一句:“我那爹来开会啦?不叫他来非来,也不嫌丑。”这叫什么话!只有不懂事的孩子才嫌爹丑,我压着火,没有训他,因为这是第一次谈话。

不久,教导处的唐主任找我,说老汪托他请老师客。这个老汪能耐不小,连唐主任都搬动了。

唐主任说大风上五年级时,没钱买作业本和钢笔,老汪去卖了一针筒子血,人瘦成这样,血都干了。路上,老汪伸出胳膊让我看,马蜂窝状的针眼子。我说:“那别请客了,留下钱给儿子念书用吧。”老汪急了,拍着胸说别小瞧他,请老师是心情,是心甘情愿,再穷这门也得过。我再不去,老汪就要与我打架。

但这一顿吃得我心烦意乱。老汪不停地呼喊:“喝、喝!我先敬一杯,请多多关照大风。”一会儿,他又挽起了袖子,露出那一片针眼。我差点哭出来,我们是在喝老汪的血呀! 

我想专门找大风谈一次话,不以老师的身份,以朋友的身份谈一次最好。我约他放学后治安街拉面馆见。

我点了四个菜,刚上第二个,大风就忽然站起来说:“老师我请假,我已约了人到南华酒楼。”没等我批准,他风一样走了,还抓走了一卷卫生纸(餐巾纸),气得小饭店老板把我的鸡腿拎下一条。

远远望去,有一个长头发身条高的女孩跨上他的山地车飞走了。

2

汪大风就是行。他不仅在班级站稳了脚步,让所有男生见了他都先问安,连别班的同学也向他靠近,女孩子们都把他视为白马王子,个个争相往之。论学习,他各科成绩都不错。 

来了一个机会。县公安局蓝局长打了电话,像在审训犯人,说他闺女蓝烟已被汪大风“勾引”,整日心神不宁,茶饭不思。局长的线索是在女儿的一张纸上发现了20个名字,写的都是“大风”。这还了得,他敢去相千金小姐!我问他蓝烟在哪学校,局长说在十中。

我决定开始家访。我翻遍了汪大风的所有档案只得到一个信息:他的家在了草巷10号。

地名办的同学一听这地名笑起来,说那是乡村进城无业无户口的人住的,还说堂堂市重点中学,怎么会招野毛孩子,这些无城市户口、无家可归、无正当职业的人的“三无牌”的孩子? 

我去了那条地处郊外的小街道,在一堆堆高低起伏的垃圾组成的街上走,绵延数里长,发臭的生活垃圾中有活物在爬动,臭气扑面。细看,每一两间茅蓬下都有一个小山,每个山包上都有个老年人在劳动,他们把别处的垃圾拉到家门口,然后慢慢翻,把值钱的东西找出来。翻完了再拉到垃圾处理厂。了草巷是一个垃圾中转巷。

其中最大的一个垃圾山就是汪大风家的,但已锁了门。邻居说老汪搬家了。我问什么时间。那个人说昨天。我问为什么搬,那人说昨天老汪的阔少爷回来了,骂老汪不讲卫生,屎壳郎一样天天朝垃圾里钻,要他立即搬走。

阔少爷就是汪大风。我问他的这个阔少爷难道不和父母同住,邻居说阔少爷住阔地方,怎么会住这个脏地方?老汪也偶尔把儿子接回来,请他吃饭。他儿子总捏着鼻子给爹说话。

我的家访失败。

3

我正闷闷不乐,一个好消息传来了,说公安局蓝局长在女儿蓝烟“以死相逼”的情况下,已原则上同意女儿与汪大风来往。

期中考试后,老汪又露面了。他又邀唐主任出面请客,说感谢老师让大风考了个第十名。我不愿再去喝老汪的酒,汪大风考上北大我也不去喝了。因为我心中有一堆垃圾山,让人感压抑。

他看出来我对他的话不感兴趣,就说等到了酒店再细细汇报。我说去什么酒店,你老汪家有万贯,还是当了大官能用公款?他无言以对。最后他说了真话。老家从了草巷搬走后就住在两间刚搬迁的旧民宅中,没有工作,靠拾垃圾为生,也到建筑工地干点杂活。他又补充说:“自大风转学转入城市,我们一家就是这样生活的。虽穷、虽苦,但有希望,大风就是希望。”

我真不明白一个乡下拣垃圾的,怎么会有如此毅力,把儿子送进重点中学,并且像贵族一样养着。老汪有老汪的道理,他说要让儿子脱离乡村,忘记父亲的生活,过一个真正城市人的日子。他借钱也要让大风一步到位,变成一个真正的城市学生。

我问他大风住什么地方。他说大风是另租的房子,在市区里,不影响学习。说完了,老汪开始求我说:“老师,千万别把大风的情况跟同学讲了,俺家不要救济,只要点面子。” 

我对大风有了兴趣,想知道一个穷人出身的孩子过上了一种怎样的生活,娇生惯养会有什么结果。通过再三打听,老汪才说真话,大风租了离学校不远的新民巷20号。新民巷是闹市区,离电影院与公园很近,一般人是租不起的……

4

一天我到书店有事,就顺便去了新民巷。大概因为是星期天,新民巷一带车水马龙,热闹非凡。入了巷口,找到20号,见是一幢两层的小楼。一走近,高雅的音乐声扑面而来。我敲门,随着拉门声传出大风不高兴的声音:“你小子高低到啦,给老大带的什么礼品?”一阵浓烟散去,一看是我,大风伸了一下舌头,但立即镇定了下来:“欢迎老师。”

这是一间相当豪华的房子,十来个平方,配有电视与VCD,有点像宾馆。有一个女孩忽地来到我面前,抓一把糖塞我手中。她舔着涂得过红的唇,闪着描得太浓的眉,像个腊人。我想她可能就是蓝烟。一问,女孩笑起来,她接过一个小光头递过来的话筒迎着我说:“老师连十中的学生都知道姓名,多么关心学生。哇--来一段《天仙配》--你唱牛郎!”

我夺门而出,像到了阴曹地府一回。

5

老汪好久没有来学校了,自从那次把话说破后,他就没有露过面。他是在背后努力,付出的心血以保持儿子的脸面。他对牺牲自己,一点也不后悔,相反觉得很值得,相信大风能给他挣回自尊。但老汪在与另一个拾破烂的人发生口角时,出口一句就是:“我有一个儿子在市二中,叫汪大风你知道吗?”好像他儿子是个县长。

汪大风的爹是拾破烂的,消息像一阵小风在校园刮起来。大风的威信开始下降,朋友离开了他的圈子。谁愿意与一个乡下拾垃圾人的儿子在一起,多掉价呀!大风也知道了,他恨自己有一个这样的爹。大风跟爹大闹一场,老汪明白了该怎么做。老汪转到很远一个地方去了。

在我的担心中,大风到了高三。汪大风的成绩属上中等,按惯例这样的成绩上一般大学没问题。我替老汪高兴,也许老汪的愿望会实现,付出的马上就有回报了。可是,一件在预料之中又在意外的事情发生了。

在我带同学们做高考的最后冲刺时,汪大风被公安局收审了,因为他参加了一个带有黑社会性质的团伙。

老汪来了,推个破架车,半车垃圾。他默默的收拾着大风留下的书本和作业簿。我送他出了大门,问他打算怎样生活。他说回乡里去,他为儿子上学借的一万多块钱要还呢。说着,他低头推着车走进了无边无涯幕色。

 (云门小子搜集整理)

 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